元朗「金牛轉車」吉地丁財貴壽

 

鄧氏元朗「金牛轉車」之形態

來龍之牛形山

    連續數期在《新玄機》撰寫的文章,都是與陽宅風水有關,很久沒有寫陰宅風水了。日前見天氣放晴,忽發行山興緻,遂相約友好,帶同攝影機,驅車到新界遊蕩,選擇合適的陰宅,而又形局特別的做今次主題。

 

行車路途上正思量,近來甚多同業撰寫陰宅,多見介紹墓碑上有呼形喝象,但是在香港九龍新界眾多陰宅當中,沒有呼形喝象而又做得合乎龍經法度的,比比皆是。於是去了元朗一個就近的古墳,這個陰宅亦是本文主題:「金牛轉車」。

 

以獸形做喝穴主題,主要分獅、虎、龍、蛇、鳳、麒麟、馬、狗、雞、鵝、羊、象、鹿、蜈蚣、蜘蛛、蜂、魚、蟹、蝦、螺、龜:::等,在香港彈丸之地,單以「牛形」論穴,有侯氏「牛地」,另有鄧氏「寒牛不出欄」、「金牛轉車」等等。「金牛轉車」形局條件,按《龍經》云:「又名黃牛牽車,沒骨土星天財指格,在本相天罡,蓋星龍下者是穴居肩轉處,以金鞭為案。」又云:「牛耕精力全在項,領峰獨高隱隱現。」「轉車之牛穴不同,卻看車從何處轉。」凡「金牛轉車」,主山少祖以天罡硬直之土星發脈,出穿心大帳,中脈拋出節節金星,即為車輪,故名「金牛轉車」。

金牛轉車photo-lau foo shan-003

元朗鄧氏「金牛轉車」穴

 

「金牛轉車」難得好地

 

本山福主為元朗鄧氏一族,生於明朝嘉靖己亥年間,即公元一五三九年,此山造葬至今已超逾四百年歷史,墳墓雖舊,堂局猶新,最近還在一九八八年戊辰年重修,可見鄧氏後人,慎終追遠,禮敬先人,比起現今很多人孝道得多。現今那些人不願在家中安奉祖先神位,更搬出一大堆理由掩飾。(包括信奉宗教為由,但他們有所不知,早於元、明兩朝,已有傳教士來華傳教,當日之教士,是准許教徒上香敬拜祖先的。如果不准拜祖先,他們一早已被踢返老家了。)故鄧氏後人,發福至今,當與澤心仁厚,慎終追遠,不無關係。

 

本山少祖是一個邊高邊低的土星,遠看令人吃驚是牛背形象深深浮現,如一隻粗壯雄偉的牛,吃力使勁一直往前拖拉,而它的後面發脈迤出三支,如牛後的繩索,中間一支,有三四個金星節節相連,那便是車輪或是車卡。有趣的是,此牛不是直線前行拉車,車卡與牛身是相互呈一個夾角,如牛行但正在轉彎,故此,「金牛轉車」之局便成形。第一支砂繞過本穴巒頭主星,轉出外面成青龍砂手,兼且略有兜抱;第二支是主脈已介紹了;第三支是白虎砂,經過跌頓起伏,轉回明堂中間,成白虎轉案;青龍砂與白虎互讓衛城局,水口出左方,外明堂還有橫案關鎖,水出之玄合巒頭吉法,外堂群山朝拜,確是好看。穴內關鎖有情,氣聚明堂,誠然是天然難得之好地。

金牛轉車明堂一

金牛轉車明堂二

 

 

 

貪朝向好案反招刑獄

 

堂局朝向方面,它是以白虎砂手回轉作案,而最重要是案山開面平淨,無脈刺探破局。筆者曾在內地為人家看新造墳地,眼見福主貪求朝向好案,因為迷信於「伸手摸著案,財富千千萬」,其實筆者歷見無數好墳,無案亦可發富貴,地理之道貴乎變通神機,並無一訣可橫行天下,他們就是貪著迎案發財,反招來脈刺探,惹上官非刑獄,悲哉是也。

 

墳內之堂局,四水歸源,匯流明堂,墳堂出水天盤丁字,大局右水倒左,碑向坐丑向未兼癸丁,百廿分金丁未向。又帶出一個理氣上小難題,以四經三合論,丑山未向,右水倒左,從向上正丁字流去,名絕水倒沖墓庫,書本上教法是犯「丁庚坤上是黃泉」,主立即敗絕,但這山已做了四百年有多。這樣看來,究竟是書本教錯了,還是原先地師有錯?這個問題留待讀者深究好了。

 

金牛轉車-010

《龍經》上之圖形

 

 

地師立向非單用呆板數據

朝向方面,此穴以案山為主向,並非以遠方尖峰為向,若要對正尖峰,則碑向必須變成坐癸向丁方收到尖峰入局,但原地師反以平案入局,這個立向方法,是以巒頭理氣並重,相信原地師並非單用呆板數據,作為立向之根據。清代名師蔣大鴻在《地理辯正疏》有云:「不須面對好奇峰」,名師紀大奎在其著作中亦有提及:「至若結地,有天然一定之向,不可移易左右。」以上二段前輩名家之言,當有其箇中奧妙在內,理氣固之重要,巒頭亦不可輕視。

 

若果單論理氣,前段已提及以出水口與碑向已構成違拗,若用舊三合家以龍合向,向合水,此地四支來水入局,那麼向上與四支來水,又未必盡合淨陰淨陽。又若以三元六十四卦論:坐丑向未兼癸丁,丁未分金,即是坐震為雷,向首一卦為巽為風之初爻,卦運為上元之一運父母卦,現在是下元七運,理當不興旺。但觀乎墓碑氣息清新明淨,墓前仍有福主後人拜祭之痕跡。

 

以上種種皆與學院派之數據互相違拗,此事令筆者想起一句名言為立向之秘密:「外掩時師口,內藏黃金斗。」其實理氣之種目繁多,門派各家各說,有時曾令筆者有一個假設,或有未得奧詣之地師,以假設性的數據去覆核古墓,從而得出一批新數據,並作為立向之佐証。是耶非耶,留待讀者討論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