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會丟職官非樓

本文章著於2001年並曾刊登於新玄機什誌

 

某天筆者與一眾好友茶,座上每位朋友都是同道中人,喜好鑽研風水,差不多每月定時定候都會到茶樓一聚,談談近況,當然話題少不免扯到風水術數上‧‧‧。

人運與宅運何者影響大?

座上朋友甲首先打開話閘:「陽居風水課題上,談基本功的書籍有兩本;第一本是《八宅明鏡篇》,第二本是習玄空課必讀的:《沈氏玄空學》。在第一本書,開宗明義說,人命年庚可分東四命與西四命,配以八卦,再用宅居坐山起例,推排生氣、延年、天醫、伏位、五鬼、六煞、絕命、禍害等等。這套學問,以人的命例為優先處理,要宅命相配為合,宅命相逆為凶。不過在《沈氏玄空學》裏頭,所要重視為坐山線度,配以建造元運,然後推排山星向星之數,決定宅之吉凶。不過在陽宅風水佈局操作,究竟是個人命運的數據影響大,還是宅運本身數據影響大?」

朋友乙按捺不住插口道:「人運數據的影響,當然大於屋運本身數據。君不見很多人的個人命運好時,不用找風水師佈局,仍一樣可以扶搖直上;若果個人運程不好,就算有名師助力,都是要一敗塗地。」

朋友甲向來自命風水造詣不凡,哪肯被朋友乙非議風水的力量,反駁曰:「我替很多朋友做風水佈局,凡經過我處理的個案,主人家必定得償風水之助,財運有進展,職位陞遷,求子嗣都沒有問題。難道你意思是說我的功夫是浪得虛名嗎?」

「哪祇不過是你的客人有運行在先,這才可以說是你的功勞。假若你的客人沒有運程扶助,任你大羅神仙降世,也難改變命運之神的安排。」

他們你一言、我一語各不相讓,火藥味愈來愈濃。為免茶龍門陣演變成全武行,我唯有做好做醜暫作和事佬,說道:「我最近認識的張定邦先生,他本人的個案十分值得作為這次爭議的參考。」

練馬師張定邦失牌風水個案

「張定邦,是不是剛在二○○一年馬季不再獲發練馬師牌照的那一位?」朋友乙心急問道。「正是了,他為人十分友善,年青時移民澳洲,曾經在澳洲多個馬場出賽,並取得甚多頭馬成績。後期因為身高及體重不斷增加,故此後來專心改向練馬事業發展,一九九二年獲發香港練馬師執照。不過我認識他是最近之事,是在他轉任副練馬師以後的事情了。」

我繼續道:「認識他的時候,我曾問過他,為什麼在事業有阻滯時,不找風水師幫助改善情況?原因是張定邦先生及太太是虔誠基督徒,每週都有上教堂聚會。他認為人生的起跌,都是主給予的考驗,所以一直沒有找人看風水。後來我因為好奇,又可以說是職業病發作,徵得他同意,到他的舊居參觀,好作印証風水與命運之關係。且讓我講解一次‧‧‧」

5 7

1 3

3 5

4 6

6 8

8 1

9 2

2 4

7 9

                                 張定邦前宿舍巽山乾向星盤

沙田馬高級職員宿舍風水缺點

張定邦先生的舊居所,位於沙田馬場範圍之內的御駿苑,背靠沙田路;遠處靠山是九肚山在西北方,左鄰建築物是賽事化驗室、馬醫院,右鄰是馬會會所、伯樂居及經略廬。大廈入口在面向沙田路方向,線度是坐巳向亥兼巽乾。全座大廈有十二層高,張先生約於一九九九年遷入這座馬會高級職員宿舍,單位在中層高度。入到單位,最主要景觀反而是面向沙田馬場跑道,部份房間以九肚山做景觀。由於來到時候他已經遷出,變成吉屋一間,故此無從判斷他的家居風水佈局如何。但以內事而言,入口總門在坎宮,收納星卦是二四到門,本來此局是坐巳向亥兼巽乾,但當樓層升高了以後,原來是巽宮應該是坐山,但反過來巽宮轉換成向首明堂。樓下星盤本來已是上山下水,不過到樓上依然走不出上山下水之局,亦應了大局巒頭,九肚山在乾方,平原在巽方。

還有在前方馬場景觀有兩大缺失,第一是見馬場跑道彎位反弓刀,直割本座大廈;第二是馬醫院旁之大廈與經略廬兩座大廈之間,逼出一個如去水口的空隙,《龍經》有云:「坐下見水口,葬後家計休。」水口乃風水上藏風聚氣收納之所,在巒頭上,要不見水口外露,或者另有禽星阻塞水口為合度。如今水口當面露出,破財事小,生計被斷事大。

總結下來,全屋因先後兩盤數據互相違拗,造成氣運反覆。總門納氣不吉,水口外露,反弓路煞,缺點甚多,一無是處。難怪入住以後,情況一路艱辛,除可以說是命運安排以外,還可以說什麼呢?

前後住客未嘗吉運

當時我只說道,這屋子的風水條件十分差,並不適合任何人居住。初時入住,太歲未到猶可以,但是人無千日好,當太歲到門到向時,風水惡氣便大肆破壞,怎樣也抵擋不了。

那時候,張定邦才恍然大悟,並說出這屋子的前度住客是何人。據他說憶所及,前度分別由梁錫麟先生及騎師史卓棟居住。兩位都只在馬圈短暫露出頭角,可惜很快便月落星沉般,悄然離開馬圈。當時筆者笑語張定邦,若果知道再下一位住客是哪位仁兄,記得通知小弟,以作後來數據印証。

一個月後,張兄來電告知將會由公司騎師霍達入住。往後三四個月,霍達的成績仍然中規中矩,但待到本年二○○二年二月份,霍達先生突被廉政公署拘捕,並且馬會停止其出賽執照。事件發生到現在,雖然未知廉政公署會否落案起訴,而且霍達亦已離港,返回南非繼續策騎生涯。不過,官非上門,破財丟官,總非好風水之道。但是亦由此個案,可以知道風水力量菲薄,它始終是強於人運之上。

2001年飛星盤                                2000年飛星盤

7 3 5
6 8 1
2 4 9
8 4 6
7 9 2
3 5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