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山靈穴──「真武踏龜蛇」

以前有雜誌介紹一個舊山墳,呼形「真武步龜蛇」,剛好筆者亦曾有雷同珍藏,正好拿出來與眾同樂,好讓大家多一點經驗比較比較。

 

「真武」要有劍為憑証

未介紹珍藏之前,先要講解何謂「真武踏龜蛇」。真武者,穴場主星體形狀之稱謂,真武大帝,以及例如元朗鄧氏名穴仙人大座之仙人,實屬同一類星體,均以人形星辰結穴。一般而言,人形星辰點穴位置,通常在頭部、腹部或下陰。若果穴場結在頭,會在鼻樑或口部;若果正穴結在腹部,通常在肚臍;若果下陰,則更會在更低位置找到結穴。

但是要將穴呼形做「真武」,豈非十分簡單,祗要見到人形星辰如坐太師椅矗立般,便又可稱真武?那又未必如此容易,因為要被稱為真武者,要具備另一個條件,就是要有劍為憑証。真武大帝乃玄天將軍,無劍配身,又何來稱真武呢?

龍經云:「真武伏劍,平面紫氣,真格在本相太陽宮中,金龍下或小金星者,是穴居劍壩或星上,以龜蛇為案。」又曰:「真武大坐,開口太陽,坐勢在身側掃蕩蓋天旂下者,宜穴居腹臍中,以龜蛇或劍為案。」從以上典籍,就足以証明「真武帝穴」,必須有劍為証。

但劍從何來?劍者劍砂也,劍砂指如劍脊形狀的直砂。它與倒地木不同,倒地木是木星星辰,長長斜斜而下,脈氣以水脈形式微茫而下;劍脊是一條長而硬直的陰脈,並未化陽,亦無束氣,如果福主不慎葬在劍砂上,立見血光敗亡,不可不防。真武帝穴是穴居劍柄之上,又或以龜蛇為案,亦即是化煞為權,寶劍便為將軍所用,故此不怕煞。

高山「真武踏龜蛇」

筆者所曾到達之「真武踏龜蛇」,位於郊野公園範圍以內,地近水塘。當日筆者為找尋此穴,曾經先後到過三、四次之多,因為昔日為夏天季節,雨水特多,以致草木茂密,連登山之路也給草木遮蔽。有好幾條登山之路,祗上到一小半,便給長於人高的野草擋路,加上又有荊棘阻撓,弄到滿身傷痕纍纍亦未到達正穴。結果要等到秋天草木枯萎、山徑漸現才得以到達正穴之上。所以筆者十分佩服古代的地師,就憑一對布草鞋便登山尋穴,箇中苦處,非親身經驗絕不容易明白!

劍砂靈龜靈蛇

本山父母靠山為木星落氣,在主星後的一二節過峽已經向左右展肩開大帳,在到主星頂時,脈氣由頂轉入左肩膊,輾轉再分一支短脈入中而落,而同時在肩膊另分一支陰脈,向左邊斜斜而下,如同兒童遊樂場的滑梯一樣,這條又硬又直的大斜坡,便是「真武踏龜蛇」所指的劍砂了。

好極了,劍砂發現了,那樣蛇又從何而來呢?

原來劍砂的餘氣,由星頂直衝而下之後,便一直向前伸延,展出一個平平扁扁,卻又不像巨門的砂體,但是砂頭卻是圓圓的,這一段的砂體形狀,便是蛇頭所在;亦即是近身青龍砂包含劍形及蛇形。

至於龜在何處,它是右虎砂蜿蜒而下,到平地起一個小金星,亦就是龜的頭部所在了。

至於此地何以不呼名「真武大坐」或「真武仗劍」呢?

其實十分簡單,因為穴場正結是在頭部,穴在劍砂的劍柄之上,而龜蛇呢,就在山腳之下,亦如真武大帝高坐太師椅上,一手握劍,同時左右兩腳分別踏靈龜和靈蛇。不過若果此穴以劍砂為案,穴場正結位置就要有排了。筆者剛才不是說過了,人形星辰結穴有三個部份,除了頭部之外,還有腹部或下陰部份。此山雖然不太高,要由頂到底搜索一次亦非容易之事。正所謂三年尋龍易,十年點穴難,此語非虛。

禽星塞水口非一般結地

講述完整個巒頭脈氣理路,好不容易才到達穴場墳堂位置之上。墳堂面積相當大,約十五乘二十英呎,可惜墓碑及墳堂日久失修,甚麼文字也抄錄不到。不過按照建築模式推算,因為它是用黑色磚塊做主料,以工字花紋鋪砌,可以估計它大約葬於明朝。若果清朝的舊墓,絕大部份是以人字花紋鋪砌的。由於沒有墓碑可以量度,惟有用墓門的數據作參考,線度大約是坐巳向亥兼丙壬,分金則不詳。

堂局方面,站在星頂上最是一目瞭然。外龍虎左右相交如鉗狀,龍砂及虎砂均向墳堂開出平面,為我所用;堂內水聚天心,大局總水口由龍虎砂尖位置而出,水中禽星,為阻塞水口之用,遠山外明堂一字橫案,再補水口關欄,正合「天門欲其開,地戶欲其閉。」語云:「中等地師,入山尋水口。」凡觀此等水口,有禽星阻塞,或獅象守水口,或捍門華表守水口,皆非一般結地,更絕非小結或勾搭小地之類。讀者若日後有緣,能見此等水口之地,祗要落足眼力,便不難有奇穴發現了。

現在坊間公開所知的「真武踏龜蛇」,一個位於上水華山,另一個「真武步龜蛇」,位於粉嶺火車站蝴蝶山上。讀者不妨將此兩個名穴,與筆者介紹的作一比較,看看哪一個「真武穴」最入型入格,及哪一個最具完整堂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