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人獲福地風水個案

(一)緣起

林師傅是筆者相識十多年的老朋友。他這個人可以傳奇人物來形容。話說大概於一九八六年左右,他本來是個身體健全的年青人,本應該具有無限前程,某日忽地眼睛視力出現模糊情況。往醫院就醫數次,醫生解釋原因是家族性視力毛病,視網膜自動脫落,加以當年醫療技術未及現今先進,經過數次手術宣告無效,林師傅就是這樣開始活在黑暗的世界中。本來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年青小伙子,在這個階段受到如斯打擊,並不容易爬起來,更遑論創業興家出人頭地。不過,林師傅是一個意志力十分堅強的人,自從雙目失明以後,利用從前對術數的興趣,苦心鑽研八字命學以及占卦之術。雖然目不能視,但他找來朋友,用錄音方法把術數書本一一灌錄成錄音帶,一邊以此糊口,一邊深入研究。經過一番長時間磨鍊,和經驗反思,漸漸地「林師傅」這三個字,已經在他居住的屋中響亮起來,街坊街里無不讚許他的算命占卦才藝,自然他的生活漸漸好了起來。同時當年與他同甘共苦的女朋友,亦在他有了經濟基礎下,與他共諧連理。往後林師傅更把他的會客室,由公共屋的家中,搬到旺角的商業大廈。

其實林師傅的成功,除了他本人的毅力和苦學,還有一樣十分重要。自從他失明後,閒來苦悶無聊,便不經意地唸起佛經來。日子天天過,他的佛緣亦愈來愈深。不消三個月,更主動地安奉佛像神壇,早課晚課更絕不缺少,一切亦是如是因緣。順帶一提,筆者進入佛門的因緣,亦是在「林師傅」的感染之下,開始敲經念佛的日子。

(二)第二個契機

 

    二○○二年某日早上,筆者送了兒子上學之後,無明地喚起一個陳年記憶。話說筆者曾經看見電視台節目介紹位於荃灣的竹林禪院,但是這個記憶已經存在超過數個月了,亦可說幾乎遺忘了。當日見時間有空閒,便致電林師傅,約同一起去這間寺院參拜。怎料他一口便答應,於是便接載林師傅一同前往禮佛去。

竹林禪院,並非一個太令人熟悉的名字,平日或重要慶典,到來參拜的善信亦不太多。來到門口,門前石階右邊,安奉有泰國四面佛。踏上約二層樓高的石階,進入山門,便見彌勒菩薩笑面迎人,左右是四大天王護法金剛,彌勒菩薩後面安奉一個站立式的韋馱將軍菩薩。離開四大天王殿,是一個大空地,中有巨大香鼎,左右有石階樓梯,直上便是大雄寶殿,當中三尊金身巨佛像,中間是佛祖釋迦牟尼,左右是大迦葉及阿蘭佛尊,兩旁全是金身阿羅漢,法相莊嚴,誠然是清修地。殿後是金身企立的觀世音菩薩聖壇。來到此處,以為是佛殿盡頭,怎料行出大雄寶殿,見最後還有一座建築,外貌很是普通,見頂上書:「地藏殿」,於是進入參拜。入門見一七層浮屠寶塔,塔後是地藏王菩薩聖壇。見地藏王菩薩以比丘相示人,身披袈紗,法相清秀,一手捧明珠,一手持法杖。當時二人,學佛以來從未與地藏菩薩結緣,竟然不約而同,跪下頂禮膜拜,合掌默唸「喃嘸地藏王菩薩摩訶薩」……良久方才起來。經過這次機緣,筆者與林師傅,久不久都會相約,或各自上去竹林禪院參拜。

吉地後龍玄武頭


(三)結緣:

 

    二○○三年六月初,與林師傅午膳時,偶然發覺他的額角左方,有一大片暗啞如雀斑之青黑氣色浮現。當時筆者提醒他小心家中老人家健康,話口未完,他已經回答最近外父身體很是有問題,昨天剛送了入醫院。就是這個原因了!六月中旬,林師傅找來筆者,告訴關於其外父病情,經過醫生診治,認為是癌症末期,大約祇餘十日時間。老人家知道己時限無多,便交帶一切身後事,更留下約十萬元給林師傅的太太,用作辦理身後事。林師傅告之這筆金錢不想留為自己用,打算全數用來辦理老人家事宜,問筆者應如何運用。筆者知道香港墳場永久地價錢很昂貴,十萬元半蓆地也買不到,便提議到深圳的墳場找一找,一來價錢便宜,他手上的錢,剛好足夠買兩幅山地;二來將來拜山,亦不太困難。經過他與主家男丁即是他的大舅及舅仔商量同意,約定翌日往深圳墳場一行。

 

    早上大夥兒在上水火車站集合,約花半個小時,便出羅湖關口,逕往深圳的墳場。本來有一個在深圳西郊的墳場可以考慮,可惜這個墳場的下葬方式是祇可用金塔下葬骨殖,不合主家心意,唯有去深圳市東郊的大鵬灣墳場碰碰機會。話說當日去到墳場,經由辦事署職員引領上山揀地,前前後後在三個山頭看過二、三十幅山地,竟然無一幅是平安地。並不是筆者完美主義或挑剔,那些墳地實在揀不上,若不是葬下家業立即蕭條,便是生活艱難不能益蔭後人。當下靜心合什,向天上菩薩及山神土地禱告,表明來意為主家孝子找一幅平安地葬親,祈求諸眾神靈庇祐。禱告完畢回到車上再向另一個山頭進發,碰巧負責引領的職員與筆者同車而坐,半路上那名職員問筆者可有看到有心水的山地,筆者苦笑伸開兩手表示沒有。他說可以供我們揀的相連山地,已經餘下不多,其餘都是零零碎碎的單幅地。筆者當下被他一言驚醒,為何不去攻那些單幅地,或許有漏網之魚。亦因為這一點,我們一行人便重新回到剛才到過的山頭,就在七八三號的地段,這裡賣剩了一幅單蓆地。筆者一站到現場,幾乎興奮得跳起來。這地地脈山頂上水星行龍,橫拖脈氣而下,右方順拖二支山脈過堂,這兩支山脈並沒有射脅撞胸,其形態有點兒似「風吹羅帶」的做法。一般人最喜歡在字出脈的地方做葬;本來字脈基本式是沒有錯,但是逢地皆有煞,字出脈之地,一個不留神,便犯元辰長直或推車之病,葬下不消三個月,便徒呼奈何。這個地方明堂寬緊適中,案外有案,確是中上級數的吉地。唯一美中不足,是左方青龍位較空虛,幸好有樹木略為遮擋補救。正在猶豫未定是否給予主家,因為主家剛好有三房男丁,身為地師,當然希望把最好而沒有缺點的吉地交到主家手中。這時主家把林師傅扶到筆者身旁,剛好問得著最大年紀的長房男丁是幹何行業,答案是待業多年。既是如此,即是數有前定,一切隨緣,交功課可也。

 

 

深圳大鵬灣墳783段之堂局

揀完吉地之後數日,筆者再次約林師傅午膳。甫一見面,驚見林師傅的額角氣色,出現古怪的變化,那團青黑色斑紋,竟然消失了。追問及此事,林師傅祇笑笑說道,這幾天以來一直修持地藏王菩薩名號而已。還有,昨天他外父已經出了醫院,可以自己行走,又很有胃口吃東西,而且十分精神。按筆者經驗,如果是一般迴光反照,頂多可以拖延一天半天左右,但是日子過多了兩三天,筆者再見林師傅順帶問候他外父的情況,還是一切很好。筆者立刻意會到了:承佛大威神力,一切不可說,不可說。爾時大家相互會心微笑。八月初旬,林師傅來電,外父終於過身了。彌留之時,一切平靜,沒有任何痛楚。報完資料之後,立刻安排喪事辦理,及擇定吉日出殯安葬。筆者選定吉課於新曆八月十九日未時。

癸未 庚申 甲子 辛未

林師傅外父棺木下葬之日,筆者帶同兩個學生到現場,祇用眼力端詳了全個堂局,審視來去水口,便決定了棺木分金方向,這個方向將來亦是日後墓碑的坐向。本來明堂前方有一個圓形金星可作案收,但是筆者不取,祇取偏左之坐艮向坤正線,不用六十四卦,不用九紫吊替,不用三合來去水合線之法。筆者歷見無數舊墳,地甚美可惜因拘泥於呆板書本立向之法,以致輕者浪費吉地,重者收煞入局,後人不得安寧。定了吉度方向之後,筆者手拖林師傅,到「財頭」位置企立,讓他覆核。筆者笑語林師傅:「這個方向收貨嗎?」林師傅立即笑語:「收貨,收貨。」又是相互會心微笑。

 

                              吉地開穴,見穴內有彩泥斑斑,有地脈貫入之象

*後語*

風水之道,相傳源於九天玄女(亦即文殊師利菩薩之另一法相化身),下傳人間,到唐朝一代始大行其道。至清朝年間,受清帝乾隆確認,被收編為御訂之學問。但風水之難,貴乎神機變通,書本上立向之說,祇為參考,正如《金剛經》所言:「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筆者自問世以來,凡做陰宅之事,素有三不做:主家無德者不做、無禮者不做、條件不合者不做。所以素來並不多陰宅實戰個案,更何況可以葬屍之地多如牛毛,但可以庇蔭後人之地百中不得其一,故此有選擇賢主之必要。若果筆者見錢開眼,那麼怎有大量好地供應呢?我友林君,茹素禮佛,朝夕不懈,福人自是有福地,信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