嬰靈個案二

妙齡女淚堂青黑惹疑惑

某年夏天,珍妮花第一次來到我的辦公室,身上披著針織外套,與當日天氣很不配合。面上塗滿化粧粉底,但也難以掩蓋蒼白的面孔,暗滯的氣息,已肯定運程〈財運及工作上〉頗多阻滯;眼袋淚堂位置一片青青黑黑的顏色,心想子女宮亦犯忌有麻煩未完。但是才二十二歲的她,以這樣的年紀,倒是令我十分疑惑。

開始時,她要求算一算八字,看看今年的運程如何。當八字命盤排開以後,一看已經「眉頭縐」了,但無論如何都要硬著頭皮批算下去,心裡祗想運用較善巧的字句,希望對珍妮花不要做成太大的傷害。

「珍妮花,今年你的工作運認真麻麻,在新曆的三四月份已有阻滯,與上司關係亦十分緊張。在未來的九月及十月份都要小心,另一個衝擊正等待來臨,宜以守為攻,多注意工作,小心勿出錯,及凡事要忍讓。」說到這裡,珍妮花木訥地說:「今年四月份,已被公司解僱了,原因正是工作上犯了錯失。目前正在尋找新工作。」

婦科纖維瘤病症纏身

「不如另外探討健康環節!但是按照你命盤資料看來,去年和今年要留意健康情況,要小心調理身體,勿太多夜生活,避免身體過度疲勞,恐怕你身子虛弱,容易觸發婦科症狀,比如生纖維瘤、發炎症狀等等‧‧‧。」我祗想避重就輕,於是把話題扯開,帶到另一個課題上去。

說話還未完結,珍妮花的眼眶已經泛著一絲淚光,鼻子紅紅的道:「去年的年中,我的確是子宮內長了纖維瘤,醫生檢查過,認為當時未適宜做手術割掉,於是一心等待今年做手術。但近日再去醫生處做覆檢,發覺子宮內膜移位,醫生的意見就是將整個子宮割除。我好害怕,如果把子宮完全切掉,會毀了我的下半生。之前患上纖維瘤以後,每次月經來到的日子,痛楚的感覺,令我飽受折磨,醫生亦沒有辦法,止痛藥又不奏效。如今我想請求劉師傅,有沒有辦法,風水又好,什麼都可以,替我解決困局‧‧‧。」說完她的淚水已經一滴滴掛在面上,唯一可做的事情就是遞上紙巾給她。

其實按照珍妮花八字資料,不應該傷病得這樣嚴重,直覺上意會到可能牽涉到陰靈的力量,把壞事加深了。為求印証,便道:「珍妮花,請問近來你可有見過什麼異象,或者在睡覺時遇上一些奇奇怪怪的夢呢?

「說來就真是古怪,好像一個月以前,有晚睡覺時,覺得身在一個兒童遊樂場,四週都空蕩蕩沒有小朋友,可是在遠處角落,突然出現很多小朋友在玩耍。當時有一種好奇感覺,便走近到那一角落看看。不過正當接近那處,原本一大群小朋友的,大部分都走開了,好像懼怕了我似的,祗是有三個小朋友,靜靜的坐在一旁,用很幽怨的眼神望著我,面上一臉愁苦的樣子。之後我突然醒來,夢境便完結了。」

三次墮胎陰靈加深禍事

「原來如此,我已經約略估到八九成是什麼原因。為求肯定我的懷疑,請問現時與你同住的家人,有沒有經常性失去物件,但數日過後,這些失物又重現眼前?」我問道。

珍妮花答:「最近一年內,我是和現任男朋友一同生活。剛才你所形容的情形,已經發生了好幾次。有時我男朋友的鎖匙包、文件等,會無緣無故地失,隔幾日後,可能在書或櫃桶裡出現,但是我肯定曾經在這些位置去找尋過,祗不過當時找不著。另外我男友有天早晨告訴我,說晚上發夢被一群雀鳥追著,還啄了他的頭很多次,令到他次日醒來,頭痛了很久還未消散。請問這些事情是否與現在行的衰運有關?」

「多少總有關連!按情況推斷,很有可能地,你過往曾經有墮胎的經驗,前後可能三次,而且其中過程,你男朋友有份贊成墮胎的。」我斬釘截鐵道。

珍妮花長長的嘆了一口氣:「真是什麼也瞞不過你,以前試過三次墮胎了,最後兩個是現任男友經手的。現在回想起來,覺得自己做錯了,但是現在才後悔愚蠢,什麼也都太遲了,人命已死,補救不了。自己現在惡病纏身,經濟陷入困境,又沒有工作。劉師傅,有什麽可以指點迷津!好嗎?」珍妮花一邊說著一邊再度滴淚。」

我安慰珍妮花:「事到如今,後悔亦未算太遲,俗語說:知錯能改,善莫大焉。不過解鈴還須繫鈴人,事情既由你與男朋友而引起,亦該當由你倆人處著手處理。

建議如後:第一,你倆家中必須供奉佛陀菩薩:二,在佛堂供奉墮胎嬰孩牌候,三,你倆定要往佛堂參加法會,並且要每天唸經消業障。」

佛力超度忽好轉現生機

故事發展下去,珍妮花與男朋友自然是一切照辨,誠心禮佛。漸入佳境。感覺很是良好。

某日早上珍妮花來電說昨夜有一個奇怪的夢,夢中她見三個小朋友,在機場禁區向她揮手說拜拜,問此夢何解。我祗笑說,那就好,因為他們都原諒了你,往生而去了。

再事隔一個月後,珍妮花來電找筆者,告訴我她的病況進展得十分神奇,最近覆診再照X光片,子宮纖維瘤縮細了,內膜移位的情況有好轉跡象,醫生說祗要動手術割瘤便會無事。筆者當時亦替她高興,起碼今次祗是捱上一刀〈手術血光〉,事後下半生總算有人生的希望。

按筆者過去遇上同類事件經驗,女性墮胎次數太多,總會令子宮留下後遺症。筆者估計可能嬰靈當知道自己會被毀滅時,他唯一的念力,便是以手死命抓著母親子宮不放,故此隱伏婦科後遺症。而日後,當遇上他中陰身的兄弟姊妹,由於大家的共業遭遇相似,怨力互相鼓動,便造成對母親運程和身體上的破壞。

希望後來者知道當男女之間,弄出「人命事件」以後,應好好思量事件輕重才下決定。觀乎現今重男輕女觀念仍十分普遍,尚有很多人家把初生女嬰殺掉,或半途墮胎,而現時有些地方,民風傾向男悍女凶,多少或與上述原因不無關係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