嬰靈個案一

黃太,年齡三十二歲,任職於某大娛樂機構,職位是行政主任;丈夫黃先生亦是專業人士,於大埔工業內某機構擔任機械工程師。兩口子都是身居要職,收入亦算豐裕,金融風暴事件中,他們並沒有參與炒賣樓宇,生活一直樂也融融。

認識他們的過程普通不過,黃太經過朋友輾轉介紹,從朋友處知道我對風水略懂一二,她於是直接致電給我:「劉師傅,最近我家中十分不妥當,我和丈夫接二連三地染病。以我為例,三個月前患上感冒,總是斷斷續續的,家庭醫生、中醫、或其它醫生,甚至針灸,甚麼方法都試過,總是不管用,所以才懷疑家中風水出了問題。而且因為病假請得太多了,老闆開始對我有微言,長此下去總不是辦法。請你無論如何一定要幫幫忙解決問題。」

電話中她的開場白如急口令般快,令人一句說話都接不上,趁她略為回氣時,筆者道:「憑你剛才的談話,直覺上你不祇有一種病,可能連無故失眠、神經衰弱、無記性等情況都有發生!」

「是的,你的直覺很厲害。那樣可否安排時間來我家堪察呢?」當下約定時間到她家中睇風水。

家居風水無礙

黃太的住宅位於港島區的太古城,單位位於高層,雖然沒海景看,但亦有開揚明堂,線度排開為子午卯酉線上,客廳和其它主要房間向西面,門開坎宮,主人房向南,廚房灶頭落於本局的祿馬貴人寅山位置上。靠近主人房是九個月大的啤啤房子,另外一個房間則闢作書房。其餘的床位方向、電視組合櫃,及其它家內佈局都一一看過,心中已經有一個腹稿。便問道:「你們何時入住此宅呢?」「約一九九五年初。」我便道:「自從你們入住此宅後,除了第一年運道平平無奇之外,由九六年起,家運不錯,財運及工作運大致上都穩步上揚,特別九六年和九八年,工作運上有陞遷機會。」

「是的,全部所言都正確,但是這樣與家人近來的病又在哪裡出錯呢?」黃太急地問。「請別心急,再問多一件事,是否你家的嬰孩每逢到晚上半夜三更便哭鬧個不休呢?」「是的,自從啤啤仔出世以來,晚晚都夜哭不停,不過每次都祇喊兩三個小時便停止,習以為常,我倆便沒有特別理會罷!」「就是這樣,剛才所有的問題,都與你們的病有關連。剛才踏足入這間屋子,已感覺有幽靈的存在,但又隱隱約約好像是小朋友,我想這就是事件的根源。事情在於嬰靈的來源是怎樣?或者你們以前可有墮胎的經驗?」黃太答:「實不相瞞,我倆夫婦結婚後,早年計劃祇顧工作,三年前意外地懷孕,當時進行了墮胎手術,沒想到事情會弄到如此情況!」

墮胎嬰靈戀戀不去

當下筆者立即解釋:嬰兒在母體內時期,已經是一個有生命的個體,假若母親要墮胎,便等同直接將嬰兒的生命結束。此時期嬰兒的死亡,與普通成人並無兩樣。依據佛教的理念,人死了靈魂便進入中陰身的階段,亦等同鬼神道,但由於嬰兒尚未出世腦部發育未完,五蘊六識仍是模糊一片,但是被墮胎時會有怨恨心,加上未有機緣去轉世輪迴,於是流連於鬼神道,他便依據最後印象,纏繞母親和他的家,戀戀不去。這樣日子久了。家宅之內陰氣愈來愈盛。而按現在情況看來,相信在於你倆近來再下兒子,因此挑起他怨恨之心,所以在晚上打擾啤啤,日子再久了,連父母都作弄,便是如此了!

當下嘗試一個辦法:要她準備一件玩具〈要另外購買的〉、一包糖,和一個有奶的奶瓶,每晚放在啤啤床下。一個星期之後,黃太來電告知說,依法辦事之後,啤啤仔即晚已經沒有夜哭。過了兩日後,她倆夫婦的病況立即不藥而癒。奇怪的是,有時玩具車位置曾經移動過。筆者隨即補充,這個方法治標不治本,日子久了,仍然有麻煩。解決方法要在家中供奉菩薩神位,若果在佛堂另設嬰靈牌位,並要勤修唸經禮佛,以達消災息業效果。往後更要倚仗出家大德,以佛力方法,將墮胎嬰靈超度出餓鬼道,往生離苦得樂便是了!

上天有好生之德,可是現今社會道德標準低落,不論成人男女,或年輕朋友,視墮胎為免除責任的最佳方法。須知道往往一念之間,便為將來鋪下了果報的種子。黃太的例子,已是最輕微的一種了。下一卷,筆者將會講述另外一個有關的故事,而故事主人翁所面對的麻煩,更屬手尾長的一種。敬請留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