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居風水謬誤(二)

前數期跟讀者談及數宗家居風水謬誤,文章登出後,有讀者朋友意猶未盡,要求筆者再披露更多的民間謬誤。既有人要求,筆者亦好做個順水人情,透露更多‧‧‧。

〈1〉 家居入門對〈2〉 角方是財位?

曾有人問我,他的房子入住前由相熟朋友看宅,當然他的朋友是業餘師傅,朋友教他在大門的對角角落位,擺放聚寶盒,說用來招財納吉。事後他向我請教為什麼沒有特別明顯反應。
筆者笑言,任你在全屋三百六十度、廿四山九宮八方位置放滿聚寶盒又或月光寶盒,錢財不是隨便任意可招來的。原理很簡單,房屋內部吉凶是由門、床、井〈即現今洗手盆〉、灶、神位、廁所等等管制,又怎會受區區一隅所能扭轉大局呢?

〈3〉 房屋的大門,〈4〉 前方有向下落的樓梯,〈5〉 主應退財之說。

一般在香港市區的樓宇,除了舊式唐樓用樓梯上落一梯兩伙的舊建築物,現時新落成大廈,多數都沒有這現象。但新界區仍有很多別墅及村屋,有很多時候,房屋建造在高地上,門口就是向下落的樓梯。究竟這種理論是否正確?
筆者自數年前以術數問世,巧逢機會到外國工作時,已經發現很多房屋因為在市外山陵起伏之地,十居其五六的屋,都有同樣情況。但房子本身吉凶,並不在門前梯落之條件。此情況雖然有似《雪心賦》之捲簾水,或拖水外走,但實際情況並不一樣。

〈6〉 樓宇前方見馬路迴旋處,〈7〉 四水歸堂聚財吉?

隨筆者習風水學生當中,曾有人提出這個問題。當時筆者祗笑語道這種理論是在書本上學到的,並非其他老師教他的。當時他立即點頭承認。
表面上看來,四五條馬路交?成迴旋處,是眾水聚堂前,應該大吉,可惜這祗是知其一而不知其二,《龍經》云:「山本靜,貴乎動;水本動,貴乎靜。」這樣屋前明堂馬路車水馬龍,其水不靜,樓宇當運時猶可,失運之時又會可吉之有?

〈8〉 樓宇建造位於海旁,〈9〉 背後沒有靠山,〈10〉 格局坐空朝滿不〈11〉 吉乎?

嘗見過有雜誌介紹某大屋苑的風水,主筆者評論為坐空朝滿,說是反局不吉。相信主筆者應該是業餘寫稿人,並非職業地師,所以才有此觀點理論。
舉一個例證便可破其理論:在港島灣仔區新鴻基中心,前面明堂是灣仔游泳池,後面是?約六七十公尺的告士打道,來往頻繁的汔車穿梭而行,已將後面的地氣開灣仔南北兩區。新鴻基中心對面的國衛大廈亦不太高,祗有約三十層,而新鴻基中心本身差不多有五十層。換言之,它的背後靠山一來相當遙遠,二來後靠的大廈亦不高大,這不就是坐空朝滿之格嗎?但事實上自從此大廈落成二十二年以來,它的主人新鴻基集團業務蒸蒸日上,總資產值及股價均比落成以前大幅進步。各位讀者自可評論坐空朝滿之局,是否不吉了!

〈12〉 三角形高山是廉貞火,〈13〉 朝向或背靠之不〈14〉 吉乎?

筆者學生之中,亦甚多帶藝來學之人,大部份是書生之輩。書生者,死讀書也之謂。他們按照書中所言,山形分九星,貪巨武輔弼吉,祿破廉文凶,這種情形乃是始終未完全熟悉龍經書本所致。君不見飛鵝山下的豪華住宅,個個背靠飛鵝山,在東南九龍一帶住宅,家家戶戶可見三角尖聳的廉貞飛鵝山;港島太古城、鯉景灣一帶住宅又何凶之有?再者,殖民地時代港督府面朝獅山印星,右握飛鵝為令旗,故歷任港督均兼任三軍總司令。不過時移世易,本港最高行政機關──特首辦公室遷往花園道亞太中心以後,特首亦再不是執掌軍令之人。事緣該大廈始終不是真龍出脈之結息地也,此信亦有徵焉!

〈15〉 宅主命格要與〈16〉 住宅相配合。

這種理論,早見於《八宅明鏡》篇:東四命人住東四宅,西四命人住西四宅。又或有理論要計算宅主的年庚出生的天干地支,配以納音五行,配合宅運方吉。又或有人把自己出生年庚八字,視乎五行之用神喜忌,揀選合自己五行喜用者為相宅基礎。如主人家喜用木火者,揀震宮或巽宮之門為配,再選南方有睡房之宅為合適。
這種理論令筆者想起經常有人來問他的有利五行顏色是什麼?往往被筆者笑說走火入魔。假設有人是利火之五行,祗要他流年不利,就算日日穿紅衣〈似一封利是,一笑〉,以為就憑紅色可以催旺避凶,那就大錯特錯了。試想一件紅衣祗不過是死物,就算有五行的力量,亦不過微不足道,猶如螳臂擋車,跟本不能發揮力量,更遑論催旺避凶。
筆者早前發表文章,指出馬會沙田馬場之內某職員宿舍風水不佳,任何住客入住都會受害,此乃先天形局所累事也,而非宅主命格之因素。若果相宅先論命,那就無謂相宅睇風水,祗是找人算算命,看一看今年可有行運,那就比較實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