滿清皇朝氣數錄

滿清皇朝以少數民族,打敗大明皇朝,入主中原,自公元一六四四年入關後,直到一九一一年辛亥革命滅亡止,前後二百六十七年。先後經歷十二位君主,分別為清太祖努爾哈赤,清太宗皇太極,其餘十位君主為:順治、康熙、雍正、乾隆、嘉慶、道光、咸豐、同治、光緒、宣統。由於皇太極在位時曾用過兩個年號「天聰」和「崇德」,故歷史上常稱「清輝十三燈」,勿誤會清朝曾有十三位皇帝。

清朝君主之所以得國,其中一個鮮為人知的原因,多多少少和術數牽上一線關係。昔日明太祖朱元璋取天下,改國號「明」,而傳統明朝官服主要以紅紫兩色為主,其原因以火德得天下。故此在國號和官服禮儀上可見一斑。至於清朝其前身為女真族其中一個部落,亦即是大金國〈後金〉,努爾哈赤之所以與明朝展開正面衝突,原因其父親塔克世和祖父覺昌安,皆被明朝所殺,當然這段仇恨,亦傳到皇太極身上,在皇太極天聰十年時,正式改國號「清」。他飽讀漢人書籍,根據漢族文化中五行學說,認為明屬火,清屬水,五行相剋,以水剋火,清朝一定可以取代明朝。再發展下去,清朝文武官員服飾亦是黑色為主色,亦由此來。

墊子落處,順治陵寢

清朝歷代皇帝,和其他中國傳統皇帝一樣,登位不久就命大臣率領堪輿師替他相度墓地,堪察皇陵。當然除了順治帝是例外。順治皇帝在一次狩獵中,來到豐台嶺下,看見該地風景優美,龍虎齊備,龍氣蔥郁,在馬上徘徊顧盼,被該地風水深深吸引,認為可以興建陵寢,當下取出馬鞍上墊子,信手一擲,並諭令身旁侍臣:「墊子落在哪兒,就建造壽宮。」而此地亦即日後的東陵,即今河北省遵化縣西北七十里的昌瑞山。在康熙二年,順治帝的陵寢建成後,康熙下令將豐台嶺易名昌瑞山,成為清代帝王營建東陵的開始。

東陵內的帝陵。祗有五位,計有順治的孝陵,康熙的景陵,乾隆的裕陵,咸豐的定陵,同治的惠陵。其餘的帝主陵墓,則位於河北省易州西邊三十里的永寧山,又稱西陵。西陵的帝主分別是雍正的泰陵,嘉慶的昌陵,道光的慕陵,光緒的崇陵。西陵本名太平裕,乾隆元年才封為西陵。如果細心留意,便可發覺清代歷位君主所選陵墓的地點,不一定要順次序安葬,實際理由不外乎風水原因在作怪!

陵寢庇佑,十全偉績

康熙皇帝依隨他父親順治所在陵墓附近,選擇了和他后妃的陵寢。到雍正登基後七年,命怡親王允祥、大臣高其倬和戶部侍郎洪文瀾,在東陵找遍都沒有適當地方,勉強可用唯偏北的九鳳朝陽山,可惜此地規模雖大,形勢未全,祗好放棄東陵建墓的計劃。最後眾大臣在易州境內永寧山太平峪,發覺一處合適結穴,在奏報上稱:「乾坤聚秀之區,陰陽和會之所,龍穴砂水,美不勝收,形勢理氣,諸吉咸備,誠萬年佳城也。地脈之呈瑞,關乎天運之發祥,歷數千里蟠結之福區,開億萬斯年之厚澤。」由雍正開關西陵以後,乾隆登上大寶,開拓了六十年清朝第二個繁榮盛世,乾隆「十全老人」豐功偉績,與其父陵寢庇佑不無關係。

乾隆在位六十年,年紀也八十四歲,就在這年禪位給兒子顒琰,即嘉慶皇帝。乾隆身後,葬位東陵;嘉慶身後,則葬西陵。

道光元年,道光皇帝派莊親王綿課,率領大學士戴均元、尚書英和、堪輿師宋泗,在東陵內覓得一地,皇帝賜名寶華峪,並下旨建造皇陵。當初此地選址定穴時,隨行堪輿師宋泗認為總穴太後,恐怕穴中有石,建議向前移十丈,可惜人微言輕,不為其他大臣採納,結果在道光八年,陵墓即將竣工時,地下宮殿有水浸情形。道光接到奏章,查個究竟,大怒之下,降旨全部革職查辦,結果莊親王賠銀十萬兩,戴均元抄家問罪,英和及兩個兒子充軍黑龍江,而工程總監督牛坤充軍伊黎。

因這一個錯誤,道光決定另派大臣禧恩、敬徵,及直隸總督那彥成帶領堪輿師,重新尋找其萬年基業,在乾隆帝裕陵以西平安峪,經大臣繪圖奏報是上上吉地,可是道光皇帝對東陵範圍內風水地早有偏見,認為不合意而放棄了。及後到道光十一年,勘察過不少地方,最終他選定了西陵界內的龍泉峪,作為他日後萬年吉地。

咸豐下葬,氣數將盡

道光死後,兒子奕E繼位,改元咸豐。不知道是否上天安排清朝氣數將盡,還是其它原因,咸豐即位不久,依禮制派員選擇吉地,負責相地大臣有定郡王戴銓,工部侍郎彭蘊章,江西巡撫陸應穀等人,他們在東陵選定平安峪,異口同聲吹噓風水「毫無挑挖堆砌情形,可見天設吉地,實屬有待,不許常人損傷也。」這樣他老子道光不合意的平安峪,卻被咸豐看上眼了,當日後咸豐駕崩,梓宮一葬以後,就定下了清朝敗亡的氣數。

同治帝載淳,即位時僅六歲,他並沒有像過去的先祖順治、康熙的福命,可以安穩成材,順利親政,相反他是最不幸的一位皇帝。他的太傅老師前後共四人,大學士祁雋藻、翁心存,後期是翁同龢及李鴻藻。在翁同龢日記中,記有同治十六歲時讀書情況數條:

「一三日,軍機見時,兩宮詢書房功課,並以上不能辨字體為言,有譙責之意。」「二十七日,兩宮諭問書房功課極細,有『不過磨功夫,見書即怕,認字不清,以後須字字斟酌,看摺奏要緊』等語。」從以上文字紀錄可以看出,同治雖然已十六歲,讀書已有十年,仍然文理欠通,辨字不清,精神散漫,一副富貴人家的紈D子第模樣,雖有大學士、狀元等為其老師,卻是言者諄諄而聽者藐藐,教人奈何。

同治十二年正月,同治開始親政,不過這位皇上卻習染另一惡習。事緣同治寵信翰林院侍讀王慶祺,王慶祺導引同治微行出遊,尋花問柳,「又不敢至外城著名之妓寨,遂專覓內城之私賣淫者取樂焉。」「久之染病毒發,始猶不覺,繼而見於面,盎於背,傳太醫院治之,太醫一見大驚,知為淫毒而不敢言,反請命慈禧是何病症?慈禧傳旨曰:恐是天花耳。遂以治痘藥治之。」

由於慈禧恐是天花一言,亦間接害死了同治,同治由病發傳醫,直到身亡,前後歷時約四十天,翁同龢日記上有這樣記載:「同治十三年十一月廿四日,至奏事處,適太醫莊守和在彼,詢以兩日光景,則曰:腰間遺爛如F,其口在邊上,揭膏藥則汁如箭激••••••。」

「十二月初五日,上唇腫木,牙齦糜黑,口氣作臭,酉時牙關已閉,雙目已瞑,扶坐探視,業已回天乏術。」

風水一敗,子嗣飄零

同治之死,除了無知和面子問題以外,亦因風水引起。須知他是咸豐皇帝獨子,死時方十九歲,並未有子嗣承繼大統,換言之,他父親定陵風水,對他影響相當大,首先風水第一敗象後人沾染桃花之氣,無心向學,縱情聲色;第二敗象是帝室正統血脈已斷,咸豐這一房子嗣後繼無人。後期的光緒皇帝,載湉,乃是道光的孫子、咸豐之姪、醇親王奕G之長子。雖然繼承大寶,但亦祗是風水上的「蛉螟過繼」。光緒在位三十四年,亦無子嗣,大概是過繼關係又或天數既定,皇位亦傳到光緒的親弟弟載灃所生之子溥儀承繼。但溥儀所自述傳記《我的前半生》中有提及,他是不能生育的!風水一敗,先惹桃花,平民百姓再破家財,後損人丁。帝皇之家尚且不能倖免!

風水能操生殺之咽喉,焉能輕視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