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雲法師大傳】講《地藏經》涕淚憶母,顯神通世界聞名(75)

【虛雲法師大傳】講《地藏經》涕淚憶母,顯神通世界聞名(75)

馮馮居士
曼谷,白象王國的皇都。

虛雲和尚在佛徒擁簇中登上汽車,經過曼谷市區,他驚訝於這大都會西化的程度,綠棕夾道,柏油馬路寬闊,西式大樓高聳,車水馬龍,炎熱氣候下的暹人衣著單薄,棕黑的面孔十分友善,顯得無憂無慮,這是一個富庶安定的王國,也是個好客的國度。虛雲座車所過,路人紛紛向他揮手微笑,許多泰人紛紛合掌向他下拜,這是敬佛禮僧的人民啊!

從擁擠的市中心又到了著名的「水鄉市場」。虛雲看見狹窄的混濁小河,兩岸更有許多臨水的矮小木屋,類皆簡陋陳舊,門口就開在河水上面,婦人在河水中浣衣洗菜,全裸的孩子們在水中游泳嬉戲,許多扁舟,載滿了一船香蕉、瓜果、青菜、甘蔗,泰婦輕輕慢慢划著木槳,像歌唱般地叫賣著水果鮮花,小船在小河中擠來擠去,河邊房舍的居民探身向水上小販買一束鮮花或者幾隻木瓜椰子……

「香蕉啊!椰子啊……」划船的泰婦歌唱著,混濁中帶著苔綠的河水粼粼慢流著。

虛雲不由地讚美:「多麼純樸安樂的水鄉景象,令人想起蘇州水鄉呢!蘇州城的穿城河渠充滿了詩意,而曼谷的水上市場卻另具一番風格,富於溫暖與無憂的情調,真不愧是佛國的安樂呢!」

然後他遙遙看見一些佛寺。那些黃金色的多重陡斜瓦面,翹指天空的飛檐尖角,白色的巨大雲石圓柱,富麗得難以形容,那是跟中國佛寺風格完全不同的一種富麗。

虛雲被華僑佛徒帶去參拜「黎明寺」泰語叫做富阿倫(Wat Arun),沿著那蒼布里(Thorn Bouri)河下游前進,老遠就可以看見那座高達兩百五十多英尺的中央大佛塔和它四角上的四座小塔了。全部都是極其優美的陶磁彩磚所砌成的,不知經過了多少個世紀,這美麗的磁碑五座舍利塔仍然是光彩奪目,成為泰京曼谷的特色標誌。

虛雲去參拜了「卧佛寺」(Wat po)的巨大罕見的卧佛,長達一百六十英尺,腳板底下是用珠母鋪成的。卧佛的吉祥卧神態十分生動,但是面貌顯然和緬甸的又不相同,可說是較為接近暹人的面貌。這座卧佛寺是曼谷的最大佛寺,佔地很廣,殿宇金碧輝煌,兩隻白石猛獅坐鎮色雲石圓柱面前,烈焰般飛升的檐角,檐下雕鏤,柱頂裝飾的蓮瓣、佛龕、門楣的火焰狀雕刻,窗沿窗頂的飾花……全都是金黃色的,富麗奢侈已極,從藝術觀點來看,全都是登峰造極的印度式古典寺廟建築。

「玉佛寺」的繁花珠簇般的舍利塔上的佛像雕刻和雪白的大雲石舍利塔互相輝映,大殿的多級層次的華麗瓦頂的綠色、棕紅色、黃色多彩瓦面與白色檐邊,孔雀冠羽的飛檐裝飾,還有殿前守門的兩座巨大門神立像也是全身用精緻的陶磁彩片嵌成的,他們頭上戴著的尖塔形的盔冠足金黃色的,身上的盔甲分為黃色與綠色互相襯托間隔著,手中持著插立於地的降魔寶杵也是金色綠色相間的。無疑最吸引人的仍是在方台上的那兩座全身金鑄的半人半鳥神像,他們的上身是菩薩形像,腰間有兩翅,下身是雞腿爪,他們都頭戴塔狀尖頂的瓔珞寶冠,頸掛寶珠,神態栩栩,令人嘆為觀止!

虛雲深深被曼谷的佛寺的富麗豪華所震撼了,他想不到暹羅人如此虔敬發心,更想不到暹羅人甚至於用純金鑄成「金佛寺」的那座釋迦坐像,重達五噸半黃金。其實,佛經中說佛的金光,又怎能用凡俗的黃金來代表呢?又何需如此奢侈?想那君王曾經征斂了多少人民的血汗來聚集這萬多斤黃金?這樣的豪華奢侈,豈符佛教的本意?

虛雲參拜金佛之餘,心中不禁感慨!金佛啊!您可知道?多少人曲解了佛陀的本意?多少人用物質的金銀珠寶來俗化了佛陀?

虛雲遍拜了曼谷各大佛寺,目不暇接那些美不勝收的豪華金碧,可是也深深感到不習慣。這些豪華的佛寺使他不安,他還是喜歡中國的樸素無華的寺院。

遍拜已畢,來到曼谷唯一的中華佛寺「龍泉寺」那規模不大的樸素中國式寺院,立刻就使虛雲有親切的感覺了,真像回到了祖國。

他在龍泉寺開講《地藏經》,曼谷的華僑紛紛來聽。他的湖南口音實在不很容易聽懂,使這些以潮州人為大多數的華僑聽得非常吃力,可是他們都很用心聽講。

當他講到地藏王菩薩發孝心行宏願進入地獄救慈母之時,他禁不住聯想到他自己辜負慈母與繼母之恩,他雖也曾三步一拜,也曾焚指報母恩,但是,怎報得了那兩位慈母的浩瀚恩德呢?他又怎能比得上地藏王菩薩的下地獄救母?

虛雲,虛雲啊!枉自修行五十年,卻依然沒有力量可以超度亡母,昔年所夢見亡母騎金龍升天,也只不過是夢境罷了。天人相隔,又怎能知道亡母現時到底在何處呢?天地茫茫,何處去覓尋亡母?又何處去尋覓繼母以報養育之恩?繼母王氏如今還在不在呢?

虛雲一邊講著地藏王菩薩救母,一邊他自己就熱淚盈眶了,聲音也沙啞喑然了。

聽眾也都紛紛落淚了,人人都被地藏王菩薩的大孝勇敢所感動。地藏王菩薩的救母故事,哪個不熟悉?不知聽過多少法師講解過,可是誰曾聽過虛雲和尚這樣感情深摯的敘述?聽得在座人人都淚流滿面,個個都更加增進了孝敬父母的孝心了。

英國駐昆明總領事柏金生來到龍泉寺大殿看到這感情豐富的場面。他站在大眾後面,脫下帽子,悄悄地站著,帶著無限敬意聆聽佛座下面的虛雲老和尚。聽了一回兒他的眼睛也潮濕了。他莊敬地肅立著,直到聽完了一堂經,他才上前去見虛雲。

「虛雲大和尚。」他雙手捧奉現款:「我把三千英鎊現款帶來了,請您收下作為雞足山之用吧!」

虛雲驚喜地合十:「多謝多謝!柏先生功德無量!」

一個英國人的突然出現捐奉巨款,立刻引起了全殿聽眾的鬨動,三千英鎊,是三百兩黃金哪!

「柏先生請留步奉茶吧!」虛雲說:「見到你,真是太歡喜了!」

「不!」柏金生說:「我還有事,馬上要到緬甸去。我們將來在雞足山再會吧!」

柏金生以一個外國人這樣熱心贊助佛法,大家都嘖嘖稱奇,都說:「果然虛雲老和尚的道德是不同凡響的,連西洋人也被他感動得支持佛教了。」

虛雲謙道:「這是柏先生自己發心的功德,非干虛雲。」又說:「如果西洋多幾個這樣的人,佛教西傳,真是有希望了!」

佛法西傳,還不知哪年哪月才能展開呢?虛雲不禁嘆息!他想向西洋播傳佛法種子,可是,他自己不識洋文,他又年紀漸漸老了,只有寄望於年輕一代吧!是的,他決定必須多辦佛教學堂,吸收和培養能夠向世界播傳佛法種子的青年人才!

現在,連第一步的建設都還未達成呢!他計算一下,雞足山迎祥寺與佛學院的建造,藏經樓的工程,至少需數萬元,而現在僅募得六千餘元,還差得遠呢,不錯,曼谷的華僑佛教徒都極其熱心慷慨,尤其是在見到英人柏金生的捐款之後,華僑們更加踴躍捐款,不甘後人;華僑們極要面子,無論如何是不肯被外國人搶了光彩的。可是,踴躍捐輸的結果,合計也還到不了一萬元。

虛雲決定再續講下去,他講完了《地藏經》,又講《普門品》。來聽的人越發多了,可是,來的人雖都已儘力發心,也終歸都是老弱婦孺為多,也大都是普通人家,心有餘而力不足。這樣子要到何年何月才籌得到數萬元呢?

虛雲心中焦急得很,他只有禱求佛菩薩:「請降賜奇蹟吧!弟子籌募重建雞足山道場,若無奇蹟是難竟全功的了,佛菩薩啊!弟子不怕受苦受難,甘願以自己的苦難來換取籌建佛殿佛學院,請賜奇蹟吧!是的,無論什麼樣的苦難,弟子都甘願忍受的。」

入定,他心中閃過這個念頭,是的,講經進入三昧,奇蹟就會來臨!

莫非這是佛菩薩的啟示?他感動極了,他頂禮佛前。他決定以入定的奇蹟來感動暹京!

他在終南山曾經入定經月,醒來芋頭已長霉於雪地中,他知道自己是有入定久駐的功力的。現在,他覺得是非用入定的奇功不能感動世人的時候了。本來,他不願這樣來炫示他的定功。但是,為了籌建佛殿宏法,他又何憚被人譏為眩弄神通呢?個人的名譽固屬重要,但若為宏揚佛法,個人的羽毛又何足惜?做得太清高,豈非也是執迷么?

終南山大雪中入定一月,他毫無所苦,可是,暹京是熱帶,氣候酷熱,他記得在檳城之時,恩師妙蓮老和尚曾經告誡過他:「南洋天氣炎熱,不宜入坐,我見你每每一坐數日,在此熱帶實不相宜,恐久坐會傷色身,慎之慎之!」

恩師的戒言言猶在耳,可是恩師已化去了,虛雲心中仍在傷感:「師父啊!並非虛雲不聽您老人家教訓,實在是除了久定入坐一途,弟子再無其它方法來引起暹羅四眾的發心維護佛法,縱然我要因久坐得病,也是甘心的啊!若能建成佛殿弘法育才,弟子的色身又何惜呢?」

暹京信眾以奉小乘為多,本來小乘與大乘是一乘,佛陀為方便說法而將一乘分大小二乘作為譬喻。不幸地,後人把北傳中國的佛法指為大乘,而把南傳的佛法指為小乘。中國佛徒不少人輕視南傳佛教之小乘,而暹羅緬甸南洋佛徒亦看不起中國大乘,指之為徒具好高騖遠不務實際。同是佛教一家,彼此水火,豈不可哀?

虛雲以中國大乘佛教和尚身分來到暹京,雖然亦受到華僑熱烈歡迎,但是他並未得到暹人的重視,暹人是尊敬他的,可是並不太熱心支持他這個中國大乘和尚。他知道,只有施展入定神功,他才可以使南傳佛教信徒信服。他們是注重坐功禪力的啊!於是他不再猶豫了。

那天,他在講座上趺坐講經,講到一半,他就入定了。他的趺坐十分莊嚴,他面含慈悲微笑,兩眼微合,兩手結印。

「怎麼沒有了聲音呢?」在座的上千聽眾疑驚不置:「老法師怎麼了?」

「老法師圓寂了?」有人就哭了起來。

眾人驚慌得亂做一團,爭著向前審視。龍泉寺住持廣濟法師,監院廣度法師和本寺僧眾慌忙攔住眾人。

「別慌別慌!」

「不要吵!不要吵!」

「肅靜肅靜!」

「待我們來看。」

廣濟與廣度排開眾人,上前察看虛雲,還有在龍泉寺掛單的妙圓法師也慌忙擠上前來——妙圓與虛雲是終南山的舊日同山同修,此時亦正巧來了暹羅與虛雲巧遇——舊誼深厚,自然更加關切擔憂。

廣濟廣度細看虛雲,發現他身體仍有溫曖但鼻孔下無氣息。

「是不是坐化呢?」廣度疑惑道:「若是坐化,可得報官來驗。」

「不要慌!」廣濟說:「我們先看清楚才說。」

妙圓法師取了薄紙放在虛雲鼻孔底下一試,歡喜叫道:「不妨事!不妨事!他還有氣呢!你看,紙片微微動著呢!這是他入定了,不是坐化!」

「啊!」廣濟和眾僧都歡喜不迭,合十念道:「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妙圓法師說:「他當日在終南山大雪中入定,從臘月冬節到正月上元節,整整一個多月,我們去拜年,發現他也是這般樣子入了定,我們敲了引磬,才把他喚醒過來,他自己也不知道入定了多久,他還說剛煮了野芋,一邊燒火,一邊就不知不覺入了定,此時野芋該熟了可請我們吃芋了,我們看那一鍋芋頭,老早長了寸多白黴啦!我們計算才知他入定一個多月。」

「真的?」眾僧都駭然。

「真的!」妙圓說:「這事我和好幾位法師所親眼見到的,終南山人人皆知的。今天他又是入了定,你們大家千萬別慌,也別驚動他,等他自己醒來就是了。」

廣濟說:「阿彌陀佛,幸虧有妙圓法師在此示知,我們才不致於錯把他當作坐化搬去火化了。阿彌陀佛!要不是妙圓師見過講出來,我們哪裡知道他有此定力呢?」

廣度說:「虛老忽然在講經中入定,必有他的用意,或者是他為了宏揚佛法而顯示神通吧?我們不宜把他喚醒了,只宜派人日夜守衛,為他護法。」

廣濟說:「法師之言甚是。」就對大眾宣布:「虛雲老和尚是為了向我等證明佛法神通,他已經入了三昧禪定了。我們不可驚擾他,我們必須絕對肅靜,若要上前參拜,也必須循守規矩,不許觸摸他身體,不得驚擾他,你們拜他,只可在三尺外,不許接近!」

廣度說:「我們須得派人輪流在他四周守衛護法方好,又須牽繩划出界線,不準任何人接觸驚擾他,否則只恐有人驚動他以致走火入魔,那就不妙了。」

廣濟說:「法師之言極是!」

廣度立即分派眾僧輪班守衛,一切布置停當,才容許四眾上前瞻仰參拜,眾人果然也都循規蹈矩,數百人肅靜無嘩,輕步屏息,排隊魚貫上前頂禮參拜虛雲。

消息不脛而走,才半天就已傳遍了曼谷,中國神僧虛雲老和尚講經入定。這消息,一傳十,十傳百,華僑紛紛來參拜。暹羅人也紛紛來頂禮了,一向門前冷落的龍泉寺,此時人山人海,日夜都有數千人來參拜虛雲,人人都爭看入定的神僧活佛!

曼谷的報紙登出了頭條大新聞:「中華聖僧虛雲老和尚在龍泉寺入三昧禪定,萬人朝拜!」

「虛雲入定第三天,龍泉寺數萬人參拜!」……

「虛雲入定第五天,創造奇蹟!」

「虛雲入定第七天,空前奇蹟,十萬人日夜守候龍泉寺!」

虛雲的莊嚴慈悲微笑入定法相,被攝影登上了報紙。曼谷的西洋人、暹羅人、馬來人、華人,絡繹不絕於途,包圍等候在龍泉寺門外,寺內人潮擠得水泄不通,暹京皇家警察總監派出數百警員前來維持秩序。

第八天,虛雲仍未出定,這時候消息已經傳遍了全泰國,外國通訊記者紛紛來拍照,搶登電報,英國、法國、德國、美國、日本,都登出了新聞了。

龍泉寺燈火輝煌,門外火把照照,數十萬群眾日夜等候著排隊入寺參拜虛雲活菩薩,警員日夜加班,寺僧二十四小時輪值護法,專人在殿上收受獻捐,幾隻大箱都來不及接受萬眾的捐款。

第八夜,虛雲仍在定中,含笑趺坐,莊嚴慈悲,真像一座菩薩。泰皇的御醫來了,參拜之後,檢查虛雲的氣息之後,一聲不響離去。

第九天,虛雲仍未出定,報紙註銷最大字的頭條標題:「虛雲禪定進入第九天!空前神奇,御醫證實仍有微息!」

御醫在報上發表談話,指出佛家禪定的狀況合乎科學與醫學而並非迷信。

第九天當中,泰國的執政總理大臣和夫人親自來參拜虛雲,造成了新的新聞高潮。

可是最大的轟動,還在後頭呢。

第十天下午二時許,龍泉寺前面忽然增加了警員,多至五百名,又來了幾千名士兵,一路戒嚴,布設哨站,長達數里,士兵把群眾都驅到道旁去了,軍警合力清除了寺內外的群眾。人人都知道,一定是皇上親臨來了!

此時街道兩旁人潮越來越多,全曼谷的人都來了,寺內外肅靜得鴉雀無聲。三點多鐘,皇家騎兵御林軍五十名出現了,個個身穿鑲金邊的猩紅戎裝和黑色馬褲,騎著白馬,人人頭戴黑色絨帽,腰佩齊劍。騎兵除後面又有五百名步兵,然後是西式軍樂隊,這是皇家海軍的樂隊,白衣白帽水兵吹奏著皇家進行曲,敲著大鼓,後面跟著的是四頭巨象,全身披掛瓔珞錦繡,象背的寶輦上,綉簾內坐著公主皇子,群眾一見,個個跪下在路邊。

跟著在後面的是一頭白色的聖象,全身披掛了白色錦繡和黃金綉邊滾邊,象背上有一座黃金色的皇家御輦,頂上有皇冠,輦窗紫色天鵝絨垂簾半掛,可以看見裡面坐著當今泰皇拉瑪第六世陛下和皇后陛下。

道旁約數十萬群眾慌忙俯伏頂禮不住……。

皇帝和皇后御駕親蒞龍泉寺,這可真是空前未有過的殊榮!

白象後面又有一頭白象,象背上的黃金御輦內端坐著泰國僧皇陛下手持降魔禪杖。

數十萬群眾都驚喜得呆了,多少人夢想一見皇帝和僧皇,也從來難得一見啊!

御駕後面,整個泰國朝廷的親王、王妃、郡主、王子、王公大臣,一律都是步行著追隨著,人人合十捧著鮮花和香枝,香煙裊裊。

皇帝和皇后在象背上含笑頻頻向道旁跪伏的臣民揮手,僧王則合掌閉目,群眾感動極了,拜個沒完。

龍泉寺內,把全體僧人都嚇慌了,全體在山門跪下恭迎聖駕。

「要不要喚醒虛老接駕呢?」廣度法師慌得發抖。難怪他,從來沒有遇見過皇上親臨這座小小中華佛寺呀!皇上向來燒香也只是到泰國皇室御寺去的呀!誰想到皇上會親臨此地?

「不要驚醒虛雲。」皇家派來的大臣說:「皇上陛下要親睹虛雲入定九日的法相。」

泰皇陛下偕皇后與僧王等一干顯要來到龍泉寺前,軍樂早已靜止了,軍隊警官與御林軍分兩邊排肅立,皇族王公大臣恭立階前,白象跪下。帝後輕踏扶梯,步向寺門,王族與大臣紛紛躬身行禮,貴婦屈膝,僧眾一律跪迎。

僧王身披紅色罩金色的大袈裟,頭戴寶冠,率領著數十位紅袈大僧,拱護著帝後進寺。皇帝身穿全身白色的西洋大元帥軍服,頭戴金邊白色軍帽,皇后身穿泰族禮裙,全身金銀兩色,鑽石后冠閃光,肩後披拖著銀色曳地披肩。

皇帝與皇后一進了寺門,寺內的護定僧眾慌忙跪倒頂禮。皇帝脫下軍帽交給扈從,合掌與皇后踏上大雄寶殿,僧王合十隨後登階。

皇帝蒞寺,論禮是寺方應該敲響二十一響巨鍾致敬的,但是御前大臣制止了寺僧,令人對住持和監院說:「陛下有旨,不可鳴鐘擊鼓驚醒虛雲聖僧。」

這時候大雄寶殿上寂然無聲。香煙裊裊,燭影微搖,虛雲老和尚依然挺直胸膛趺坐於釋迦牟尼佛像蓮座下面的講座上。虛雲寶相十分慈悲莊嚴,嘴角含著微微笑意,兩手結印,絲毫未變。

拉瑪第六世陛下及皇后來到虛雲座前,立刻虔敬下跪頂禮,向虛雲叩拜了三次,僧王也隨後下跪頂禮虛雲三次。

三位至尊身分的來賓都已頂禮,那些跟隨的皇親國戚、皇子公主、王公大臣,老早已經跪滿了大殿向虛雲遙遙頂禮,哪個敢起來?

皇帝與皇后先後向虛雲奉獻蓮花,放在他座前。然後又拜,此時殿中半點聲音都沒有,虛雲仍未出定,他對於這些殊榮一些也不知道。

身分至尊的僧王,是泰國佛教的領袖,此次也向虛雲頂禮,真是破天荒的大事!南傳佛教的最高身分僧王,向來除了跪拜佛像之外,從來不曾跪拜過任何人,就是見到泰皇,也只有是泰皇向他頂禮的呀!

僧王此次紆尊降貴頂禮虛雲,等於是承認了中國大乘佛教,也就是反映出僧王的謙懷若谷了。

僧王確是謙虛有道行的高僧,他一向就不贊成南傳佛教教徒的歧視北傳佛教,他也常說:「佛法只有一乘,佛教是不應該分裂的。」故此他此次慫恿泰皇前來參拜虛雲,他也明白這是會引起泰國佛教徒不滿的,可是僧王自有其偉大的胸襟,他要犧牲自尊來促成大乘小乘的團結。

連僧王都拜了,那些泰僧豈敢不拜?數百紅袍泰僧早就跪滿在大殿外面不敢起來了。主持和監院跪在虛雲座旁,代表虛雲回禮,向僧王、皇帝及皇后頂禮。

「要不要敲磬請虛雲出定回拜皇帝陛下和僧王陛下?」主持廣濟悄悄叩問御前大臣。

泰皇陛下和藹地微笑擺手說:「不要驚動他!」又對左右說:「我們走吧!待虛雲聖僧醒來,我們要迎接他進宮供養,請他講經。」

泰皇再三吩咐:「不許驚擾聖僧!」然後就離寺返宮了。大臣體從御旨,加派軍警維護秩序,僧王也派了泰僧四十名留下在龍泉寺照料一切。

虛雲所受到的特殊榮寵,是從未有過的,從來沒有一個中國和尚受到過泰皇與僧王這樣的崇敬,也從無一位大乘僧人受到過泰國這樣的殊榮崇拜,真是前無古人了。

圖像中可能有1 人